返回第5页  一只阿袋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刚说完,陈姐一把抓住秦珂手臂:“你手腕上怎么会青了那么大一块?”

不说还好,一说这腕口隐隐作痛。

腕上青紫肿胀的纹路隐约能看出是人手的轮廓,想到昨晚门外诡异的敲门声,秦珂抽回手,手心赶忙遮掩住腕口处淤痕:

“没事,搬家时不小心撞到的。”

“你呀,总是冒冒失失的,”陈姐从抽屉里拿出一小盒药膏,“擦在伤处轻轻揉一揉,以后可要小心些。”

“谢谢陈姐。”

腕口突然出现的淤痕,让这间新租的屋子显得越来越古怪。

午休时,秦珂上网一查,关于这小区的帖子就十多个,最近的莫不过于昨天的自焚案,和三个月前有大学生在屋子里烧炭自杀。

恰似星辰灿烂:这小区我听过,一年得死十个人,听人说是困在这个小区里的冤魂找替身呢……

咚个你得咚:我在这小区住过半年,最恐怖的就是四栋,半年跳了两,有个老太太遛狗的时候,人就砸在她跟前,你们猜怎么着,直接把那老太太吓得当场心脏病复发死了。

……

一只爱吃蜂蜜的小熊:提起四栋,我想起五年前看到一个帖子,四栋1304有一家人在贴吧里求助,说家里经常发生奇怪的事,后来听说那家人都横死了,啧啧啧,你们说可不可怕?

看到这条时,秦珂心口落了一拍,他现在租住的房屋就是四栋1304。

回想起中介反常的模样,后背顿时汗毛战栗。

正在这时,肩头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秦珂猛然抬起头,面色苍白,看清身后是陈姐,急促的喘息久久才得以平息下来。

“脸色那么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秦珂强撑笑容:“没事。”

“要我说年轻人别太拼,偶尔还是得关注一下身体状况,我朋友的儿子前两天昏厥进医院,人差点就没了,身体是奋斗的本钱,要是真出了什么……”

想着网上那些奇奇怪怪的传闻,秦珂只是点头应承,根本没心思听陈姐长篇大论的教诲。

八百块都付了,总不能搬回公园住吧……

现下只能不断告诉自己,唯物主义赛高,所有灵异现象都是因为还没接受过科学的洗礼。

再说,还没有什么比穷更可怕。

下班后秦珂骑着共享电动车回到了现租的住所。

回到家,舀了两勺老干妈闷上一小锅米饭,吃完便埋头在饭桌上看考国企的材料。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直至指针指到十点正,门外再度响起急促的敲门声。

回想起中午时看到的那些回帖,秦珂总感觉有谁站在背后吹着凉气,只能捂住一边耳朵装聋,握着笔飞速的在纸上勾勾画画。

敲门声越渐急促「救救我!求你!救救我!」,笔尖划破纸张,秦珂呼吸急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