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1页  一只阿袋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沈临溯来了脾气,一只手将秦闵的双手钳制于头顶,另一只手捏住秦珂下巴迫使那双凝上水雾的眼眸正视自己:“你就是以这种态度来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秦珂冷声道:“松开。”

这一句,让秦珂与秦闵相重合,在那双如覆冰霜的眸子下,沈临溯缓缓松开手:“你这木头模样和从前一样讨厌。”

秦珂冷冷斜了沈临溯一眼,腹诽道:“他难道以为他自己就惹人喜欢?”

沈临溯起身道:“秦闵,你对你救命恩人横眉冷算什么样子,现在笑一个给我看看,我就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

秦珂低声:“滚出去。”

沈临溯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制住心头怒火,大摇大摆地推开主卧的房门:“我住哪间房。”

“再不走,我要报警了。”

想到拘留所内的脚臭味,沈临溯身子一僵,顿时打着哈哈转身向门外走去:“行了,大恩不言谢,一点小小的恩惠不必挂在心上。”

他前脚刚踏出门口,后脚秦珂便关上了门。

再次被拒,沈临溯看着秦珂的大门五味杂陈,不得已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花颜。

花颜选了一间意境不错的咖啡厅,靠窗的位置能看见一大片荷花池,沈临溯上楼时特意看了一眼菜单,见一杯咖啡三十多后,才放心的上了二楼。

刚走到花颜面前,沈临溯大方地挥手道:“想喝什么随便点,别跟我客气。”

“怎么有事求我?”

沈临溯道:“就想跟你咨询一下感情方面的问题。”

花颜抬眸:“教你怎么玩弄河君转世的感情?”

沈临溯:“我没说要玩弄,想和河君转世试试不行吗?”

“如果你赢了,拿到天后殿里那幅画,画中人是你梦中情人,且真存在于天界,你是选河君?还是选他?”

眼下最现实的一个问题,问得沈临溯说不出话来。

从他登仙起,他梦中常常有一个身影出现,看不清相貌,辨不清男女,可他喜欢了梦中人一千年,也找了梦中人一千年。

“拿不定主意?也是琼翎仙子当初弹了一首曲子,你以为琼翎就是梦中人,为琼翎要生要死,琼翎说想吃九转莲花,你让河君上天去取,再下界来找你们,河君在大雪天里等了整整五日,你们才来;

“我现在都还记得琼翎在你怀里笑得直不起身子,说不想吃了,你搂着琼翎就走,连头都没回。”

沈临溯道:“他可以自己捻罩避雪。”

“他刚为你闯莽荒摘花,伤太重,使不出仙法。”

“对,这确实是我的问题,可我也是被美色耽误了,又不常有……”

花颜轻笑:“不常有?琴霜琴弹得更像,你为琴霜打断天柱,闯下那么大的祸,敢做不敢当,是河君出来为你扛事,挨了三千鞭,他昏死在邢台上,除了你没有别的仙友,你不管不问,让他在地上躺了足足三个时辰,最后自己醒来回的仙洞。”

想起往昔种种,沈临溯心虚地看向窗外的荷花池:“原来你都不管他,现在提这些做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