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8页  一只阿袋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难看?居然有人说他难看?

沈临溯冷笑,想他这幅容貌在天界,有得是同僚芳心暗许,怎么也轮不到这三字点评。

他打量了男人一番,男人体貌确实比他略胜一点点,可也不至于把他贬得一文不值:“我难看,像你这样的鬼灵不知道借了谁得相貌,让你这么嚣张,本君一根手指就将你这幅皮面撕破。”

沈临溯无视耳边的提醒,运出金光向男人攻去,哪知对方一剑穿破,直至皮肉撕裂声响起,沈临溯还来不及反应,肩头已被破开一道血口。

男人冷声:“就这也配和我动手?”

他升仙千年,身有仙气护体,哪怕仙法不能使用过度,也不至于被一个妖邪轻松攻破。

心眼细观,男人身上戾气环绕,竟看不出原貌:“嘁,这栋楼里原来供着你……啊……”

随着凄惨的叫喊,铁刃在沈临溯皮肉中转动半刻,男人低声道:“把你的手从我转世上挪开。”

沈临溯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眉目俊朗的男人,那个埋没在人堆里的散仙,无论仙力相貌都难与这人融合。

沈临溯不确定的问道:“秦闵?”

一股力度将沈临溯按压至电梯铁壁,利剑便连身后铁物都破开了凹槽。

秦闵双眼如覆冰霜:“松手。”

明明相貌不同的两人,举止气质却重叠到一处,沈临溯倒没想到平平无奇的河君,堕入轮回后竟风采不凡,那剑还在皮肉内,微微一动都能疼得他脸色发白,却仍笑意不改:

“河君好久不见,刚见到故人便刀剑相向不好吧?”

秦闵低声:“我说松手!”

“我就要抱着不放,你能拿我怎么样。”

剑刃在肩头转了一圈生生挖出一处血洞,沈临溯疼得双手失力,秦闵顺手将转身的肉身拦回怀中。

血染湿沈临溯前胸,他抹了一把肩上的伤处,看了看掌心血污,将沾满血腥的手抬到秦闵眼前:“我还以为河君的感情有多珍贵,一千年的追逐,再相见可一点情面都不留。”

“一千年?云华上仙真是高估了自己。”

沈临溯:“我知道,河君现在应该是恨我对吗?恨就证明你心里……”

“恨?三百年是有过这样的情绪。”

那时他恨不得掐断沈临溯的咽喉,碾碎沈临溯的骨肉,每一次都在压抑着心里逐渐暴戾的情绪,慢慢的直至恨这种情绪也虚耗干净,这颗心再也不会因沈临溯而动。

可还是会回想起,他捧着一颗真心,一次次被沈临溯踩碎的模样,回想起沈临溯为了别人一次次将他推向刑台。

打神鞭一鞭接着一鞭,落地声震耳欲聋,血顺着一道道皮开肉绽的伤口渗出,人间时沈临溯送他的竹青长袍被染得血红,沈临溯就站在人群中看着他,看他满身是血,看他神魂欲裂,却没有吭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