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4页  一只阿袋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秦珂:“恩,我也担心我的身体会不会损坏。”

沈临溯:“你不害怕吗?”

秦珂忧心忡忡地看向沈临溯:“现在有点害怕了。”

“没什么,那些东西看着可怕,等看久了就会习惯,到时候……”

“沈临溯你真行吗?你是不是连黎爻都打不过,”秦珂冷笑了一声,“这种事都骗我,你就不怕把自己赔进去?”

沈临溯原本安抚秦珂的小心脏,没想到被秦珂几句话攻击的毫无招架之力。

他好歹是一千年的上仙,反手就能把大狐狸拍在墙上,居然被秦珂质疑。

沈临溯疑惑道:“我是哪里让你看起来很怂吗?”

秦珂抿了抿下唇:“从电梯出来后,你哪看着不怂,你那么不靠谱你直说不行吗?在我面前打肿脸充胖子,你是不是有病!”

秦珂看着沈临溯拳头痒了,原本想着哪怕他搭进去,沈临溯也能看在前世的份上也会为他照顾好卧病在床的老母亲。

没想到一出电梯,沈临溯居然问他怕不怕。

就这?就这还大妖怪!

“我哪里说……”

“要是你也困在这,以后在地下的每一天,我们两个人慢慢算。”

秦珂冷瞥了一眼沈临溯,大步向走栏身处走去。

「咔嗒-」一声。

紧接着一段悠扬的唱戏声响起,眼前的走廊逐渐变成了民国时期的大杂院。

眼前一道门虚掩着,一人对镜取下头面,梳妆台靠在墙边,只能看见那人背对他们坐着,抬手取下发髻上的钗环。

屋内人柔声道:“还听不够?”一听竟是男儿声线。

“听不够。”来人搂住他脖颈,凑上前轻嗅着他耳廓,“你不在时,只能靠着它来想你,明明是你录得,这放出来失了真,竟不及你唱得一半好。”

“要真比得上,这戏班子我可养不起了。”

说罢那人轻笑纤纤玉指顺过身后人脸畔,没多时两张脸凑在一处,屋内传来缠绵的亲吻声。

两个倚在门外偷看的小丫头羞红着匆匆离开。

屋内留声机「咔嗒-」一声,那屋子一片荒芜,身后响起戏腔,秦珂他们匆匆转头,又回到了刚刚的走廊,水袖从墙后抛出。

两人来到对面,那人背对着他们一个亮相,水袖搭在身后,一注冷光打在那人身上,她口中哼唱着与留声机内一样的唱词。

沈临溯道:“是刚刚房间里看见的那人?”

秦珂摇了摇头:“这身形更像女孩子。”

她唱到尾声,随着一个掷袖回过身,脸上一道道刀痕向外翻开,只剩下眼白的双眼怔怔盯着他们,唇角向两边上扬,僵硬的幅度在那张面目全非的脸上咧开。

身边传来脚步声,走廊两边武生武旦提着大刀向二人靠近,一举手一头足仿若在戏台上的一场演出。

那站在灯光下的青衣扮相的女人,兰花指向前一送,掉高了嗓子唱道:“杀!”

作者有话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