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8页  一只阿袋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突然一颗玻璃球滚到秦珂脚边,他倾身捡起地上的玻璃球,四栋前又换了一副场景。

黑夜中,那戏服还未换下的男人好像在后院与谁拉扯。

另一个男人掩在墙边,看着眼前这一幕紧咬着下唇。

“冯少爷,来找我们班主为什么不进去。”

女人口中的冯少爷不满道:“那人怎么又来了?”

“你说陈家少爷啊?打从我们班主在玉满楼开堂,陈少爷日日来捧场,班主杨贵妃最漂亮的那套点翠朱钗就是陈少爷送来的,陈老爷说他痴迷戏子,打断了他的腿,休养了好些日子,这不如今陈老爷刚死还没过半年,陈少又带着一套定好的戏袍跑来捧场。”

冯少爷冷笑道:“一套戏袍,这些好东西我现在可给不了他。”

“也不能这么说,班主与您在一起也不是为了钱财,您知道班主向来是数一数二的美人胚子,身边难免有些爱慕者,您就别醋了,他为了养活整个戏班也不容易,他的心在您身上,不管您如何,班主总不会为了那些身外之物,断了与冯少爷之间的情分。”

冯少爷看着后院里两人拉扯,那陈少忽然搂住班主后腰,他转身快步我离去。

只听女人在后面喊着冯少爷,随着那女人焦急的一回头赫然是照片上那张脸眉目清秀的脸。

紧接着是女人惨叫声,刀刃一次次划破女人的面颊,鲜血染红地面,在剧烈的疼痛下,一块镜子落到女人脸边,原有的清秀眉目变得狰狞,全然看不出之间的模样,紧接着一刀刺穿女人小腹,她怨恨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咽下了气。

秦珂手中的玻璃球破裂,紧跟着一张被焚烧掉脑袋的旧照片落在秦珂脚边。

留在这里的冤魂随着化为灰烬的玻璃球消失不见。

黎爻走到秦珂身旁,捡起地上的照片。

照片烧毁的大半,已经看不清照片上的人究竟谁是谁。

黎爻低声道:“刚才幻境里那个女人我认识。”

“你认识?”

黎爻深吸了一口气:“蔡老板的师姐,两人师出同门一直好得很,蔡老板生得漂亮,以前被臭道士欺负,我蹲在他们戏班子宅院门口,他给我递了伞,那双手不愧是名角的手,可好看了,之后我就爱去听他唱戏。”

沈临溯冷笑:“你一只狐狸还会听戏?”

“要你管,美人唱什么都好听,站在哪里就好看,你个蠢货知道什么。”

秦珂看着黎爻手中的照片:“那为什么他的戏班子会在这里。”

“我不知道,戏班子一夜之间就消失了,原本第二天还有一场蔡老板的贵妃醉酒,这场戏终究是没有等到蔡老板的戏班,有人说当时那块地闹了鬼,也有人说是蔡老板相好的小少爷家里为了让小少爷回家把戏班子里的人都给杀了,无奈之下蔡老板带着那小少爷逃去别处了。”

大狐狸收起那半张照片,看起来对照片上的人念念不舍。

“不过不管蔡老板去了哪里,我还是希望蔡老板这样的好人,能与心上人在另一个地方终成眷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