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6页  一只阿袋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不会?神仙还有不会的事?”

他颔首。

沈临溯道:“那若是要求财呢?”

“不会。”

“这都不会,戏文里不都说神仙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如今看来也非如此。”

他道:“一定要会吗?”

“自然,凡人拜仙皆有所求。”

他垂眸:“那你让他们不要再来了,很吵,世人痴妄我皆无能为力,小凤凰说一切都是命里定数,强求不得,回吧……”

说完他转身离开,没想到沈临溯又一次挡在他身前:“既然你说是痴妄,都我就不求了,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你能与我说说话吗?”

“不能。”

“为何?在这里一个人待那么多年,哪怕是仙都会寂寞的吧?若是我在这鬼地方,要是能遇见别人一定会说很多很多话,将这么多年的百般聊赖通通诉说出来。”

他看着沈临溯:“与人说话不麻烦吗?”

沈临溯愣了半刻,看着仙人不由笑了出来:“与人相处难道不是这世间……”

“聒噪,”他轻叹了一口气,“与小凤凰一样吵。”

与仙人结交他有的是耐心,像这样独自活了那么多年的人,难免会有些性格脾性与常人不同。

沈临溯不急,特别是看着美人本就是赏心悦目,又怎么能生出气来:“你叫什么名字?”

“知道就会走吗?”

沈临溯点头:“恩,知道就走。”

“秦闵。”

秦闵向临江水上的石台走去,没想到这沈临溯还跟赖皮虫一样紧跟着自己。

走了几步后停住,再度幻化出剑抵上沈临溯的咽喉。

四目相对,秦闵的眼神中没有过多起伏,干净冷清,除了能有的交流外,就像是立在江边一个精致绢人。

仿若真入了画,见了画中人,画中人脱离世俗自由自己的一番天地。

“不是说会走吗?”

沈临溯本就是将死之人,把日子过得能多活一天算一天就行。

现在既然没救了,心中早已没有那样畏惧死亡,他不在意今日会不会命丧于此。

也正因为不惧生死,自然敢逗趣秦闵。

沈临溯:“我说走便走,又没说会离开这,我会走,围着你走不也是走。”

他看着沈临溯的双眼,似乎在思虑着沈临溯这番话也觉得并无问题:“那你怎么才能离开。”

“你很希望我走吗?”

“恩,要睡了。”

沈临溯一愣:“神仙也需要睡觉吗?”

“不需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