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9页  一只阿袋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沈临溯拉开秦闵的手:“昨夜你看见调料那么新奇,我还以为你在这里没有这些。”

“有人带过盐给我,与肉很配,可我懒得再麻烦她帮我带来。”

第31章 醉酒

外面酒楼里做得餐食与在这荒郊野岭不同, 调味丰富,滋味甚佳。

瑄姬曾经总说秦闵所烹制的食材美味,那些清蒸、糖醋、黄焖等做法全从瑄姬口中听闻, 拿着瑄姬带回来的调料, 听着瑄姬的描述去做, 每一次味道尝起来总有些奇怪,可瑄姬说好吃, 他便信了。

现在尝到这些东西原有的味道, 才后知后觉, 原来差别竟如此之大。

困于此处的岁月太长, 在那些受人供奉的时日里, 他从未碰过附近村民送来的贡品。

因为瑄姬说过, 接受那些人的贡品,便要应允那些人的愿望。

沈临溯为秦闵满上一杯梅果酒,眼前秦闵小口吃着糖饼, 心虚地看向沈临溯:“我无法满足你长生的愿望。”

听到这句话后, 沈临溯一愣, 忽而笑了:“这件事你不说我早忘了, 也不一定要长生, 人生在世主要是活得快哉,是否长久也不重要。”

“是吗?可瑄姬说过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沈临溯单手托腮浅笑道:“确实如此,可这个世间远不止于此,若我说,所做一切不求其他, 只愿与你亲近, 你信不信?”

秦闵看向沈临溯的双眼, 不许未曾言语。

这个地方孤独了太久, 久到早已习惯,久到通过长眠来忽视时间的漫长。

沈临溯见其久久不语将梅果酒推到秦闵跟前:“其实也有所求……”

“求什么?若帮不上,我不会答应,”秦闵垂眸看了一眼桌上已消耗了大半的美味珍馐,薄唇轻抿,“但若有其他祈愿,若不为难,亦可尽力而为。”

沈临溯举杯向前递去,杯沿压上秦闵唇畔:“今年的梅果酒成色最佳,我的祈愿是你与我一道共品佳酿。”

这样的所求,在秦闵漫长的岁月中未曾听闻。

今日才知,所求之事原也可以仅是这般……

上好的梅果酒,其味甘甜中透着一丝微酸,入口酒味不重。

秦闵从未饮过酒,三两杯下肚已迷迷糊糊歪倒在沈临溯怀中,冷白色的脸上泛起一片霞红,看上去毫无防备。

沈临溯将他搂入怀中,指腹轻轻触上带着水色的唇瓣,柔软冰冷。

秦闵双眼随着沈临溯温热的指腹不断摩擦轻轻颤动,身体下意识的贴近沈临溯怀中。

被这样一个人靠近,沈临溯呼吸一滞,低头看着怀中人俊秀的眉目,不知是哪里生出的胆子,食指托住秦闵的下颚,拇指指腹摩擦过温热柔软的下唇瓣,正想要凑近,又急忙悬崖勒马。

看着不省人事的秦闵,不由给了自己一巴掌。

秦闵确实平日看来模样就生得好看,没想到醉酒后更添风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