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71页  一只阿袋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一切看似仿若如旧,内底里早已斑斓不堪,沈临溯清楚喜服还是当日的喜服,人还是曾经的两人,哪怕连身宽都未变过,很多事情本就物是人非回不到从前了。

……

这场婚礼的布置大部分都由两边仙友完成。

场面比一千年前热闹的多,老宅内四处挂着红布脸门口的大石狮子,府门口的牌匾上也系了一圈红布。

老宅租在围村里的一户人家,婚礼一半难免有不少村里人过来看热闹。

大红花轿落地,老宅两旁不少村里人围上来看娶亲,秦闵踢响轿门跟在轿旁的邢风将轿帘掀开,一旁围观的村民看见花轿坐着模样看上去二十来岁的俊小伙人都傻了。

两个大男人身穿红色喜服一前一后的进屋,几个好事者还勾头往老宅里看,直到被挡在门口的花颜他们拦下,才迫不得已停在了门外。

大堂中央红色的喜字夺目,红色的花烛点在两旁,倒真像回到了千年前。

“夫妻对拜。”

伴着阙之琅一声高喊,两人牵着手中红色的花球相对鞠躬。

沈临溯抬起头怔怔地盯着秦闵穿喜服的模样会不过神来。

阙之琅皱着眉头轻轻踹了沈临溯屁股一脚:“你傻愣着干嘛?”

沈临溯赶忙直起身子,轻咳了两声掩饰尴尬,攥着红绸的手满是汗液。

“礼成!送入洞房。”

两人牵着红绸走到备好的厢房,红色锦面的床榻上洒满了红枣花生桂圆,桌上放着两杯合卺酒,除去堂前再简约不过的流程,大部分重头戏与独处的时间,全都留在了这间小小的房间内。

秦闵用手拍了拍床边,留出一小块方寸之地与沈临溯同坐。

“要是千年前我们成婚也是这样吗?”

沈临溯笑着颔首。

秦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原来这么简单就可以是夫妻了。”

“还没喝合卺酒。”

秦闵拿起匏瓜的一半瓜瓤,与沈临溯交错共饮,酒的味道很平淡算不上人间什么稀奇的佳酿,苦酒入喉,尝不出半点使人留恋的味道。

沈临溯提起剪子剪下自己的头发,又用剪刀去绞秦闵的发丝,看着秦闵身体向后一仰欲躲开沈临溯送来发边的刃口,沈临溯一把搂住秦闵的后背,阻止住秦闵向后退的动作。

“别动。”

秦闵道:“要做什么?”

“结发,”沈临溯说着,剪下秦闵的发丝,“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不管你在什么地方,我都会等你回来。”

红色的缎带将两人发丝牢牢系上在一起,蹉跎了那么久,那缎带像是栓在两人中间的红线,第一次把他们栓在一起。

看着沈临溯将装有两人发丝的红布如宝贝一样放在胸口,秦闵伸手覆上沈临溯的胸口,心律的跳动轻轻拍打着掌心。

沈临溯握住秦闵的手背道:“今晚可不可以把你给我。”

话音刚落,屋外电闪雷鸣,秦闵慢慢将手抽回,看着沈临溯笑了笑:“来不及了。”

“秦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