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71页  一只阿袋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秦闵将沈临溯翻身压在床上,低头吻上沈临溯的唇瓣,五指与之交错,沈临溯瞪大眼睛,耳边雷鸣声越来越响,像是要穿透屋顶。

鼻腔被浓浓的腥味弥漫,铁锈的味道钻入沈临溯唇齿。

不知道秦闵哪来的力气,根本没办法挣脱,唯有满是血腥味的吻,侵占着沈临溯的口腔。

又一口血,这次没有染上沈临溯的唇,却染上了沈临溯的肩头,大片的红浸入喜服,将原本的颜色染得更艳。

秦闵伏在沈临溯肩头轻咳声不断,止不住颤抖的手,握住了沈临溯的手臂。

一直将秦闵藏匿住的巨网被天罚劈开,月被红色蔓延,剧痛下秦闵紧握着沈临溯的手臂,望着那双眼不住笑了。

已经脱力了的身体靠上沈临溯的胸口。

“为什么……”

“天罚吗?”秦闵浅笑,“断鬼楼,纵恶灵,找极阴之地养魂,哪一点都足够承这场天罚了。”

“你知道会是今天,对吗?”

秦闵合上双眼道:“一会月染满红色,你能动手杀了我吗?”

“你知道是今天对不对?!”

“对。”

无力感下,沈临溯长吁了一口气,手搂住秦闵的后背:“天罚、魂刀,还想要保住蔡暮生他们的灵体,你一点后路给不给自己留。”

“你不缺我。”

沈临溯道:“我以为这段时间,你会为我……”

“不会,”秦闵再度吻上沈临溯的唇瓣,“所以你会杀我吗?”

“会。”

“好。”

原来秦闵总归是不愿为自己留下来。

钳住神魂的锁链在血月下奋力将神魂从秦闵体中抽离,身体在撕裂般的疼痛中在沈临溯怀中颤抖。

天罚将藏匿住秦闵的神力仙法悉数破开,沈临溯连力挽狂澜的机会都没有。

“我想把你关起来的,我以为只要藏过红月,没有人再能找到我们,”

沈临溯掌心一转,刀尖对向秦闵的后背:“你们骗我,是天罚引红月,我以为我有机会的。”

秦闵低声说道:“你对我不好,我不要你了。”

刀尖没入秦闵的后背,随着皮肉贯穿声响起,沈临溯无力地合上双眸。

随着擎天二十八柱的崩塌,周围天摇地动。

--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